归零,再出发

标题是房多多在16年左右一直在提的口号,似乎当时公司计划探索新的业务,就要求大家先归零一下,当然这些都是对外的说法,至于实际的情况,我也不知道。

这个月换了工作,进了一家硬件为主的公司,研发团队都是认真而谨慎的硬件工程师,周二时从老东家离职,周三到新公司入职,但比起上一次早上离职,下午入职还是多了一些缓冲。入职第一天折腾到晚上8点过后下班,第一个周六在加班中渡过。每天重复着早上9点前到,晚上8点过离开,往返公司还需要花掉两个多小时。长时间处在兴奋和焦虑并存的状态,自己总觉得时间不够用,有太多需要理解和熟悉的内容,也渴望着能够快点掌握这些东西,最近的愿望是让自己在晚上11点前入睡,真是任重而道远。

按毕业工作年限来算的话,自己才刚刚过两年,在这个尴尬的时间点决定离开也是一件风险很高的事情,庆幸的是有新东家的信任,直接入职了。在等待交接工作的日子里,也尝试投过简历,没有得到期待的结果,仔细想想做过的事情确实太杂,自己的广度过头而深度不够。年轻的工程师们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,但其实什么都做不深,如果在这迷惘时刻有一个人引路提携,一个靠谱或者强大的公司支撑,假以时日会有所突破,遗憾的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。

回想过去的日子,12年的暑假接触了Ubuntu 12.04的Mac美化版,接着大学第一年在重装系统和熟悉Linux,大二拿到了第一台MacBook Pro,从此iOS开发和Linux运维并行,大三下拿到了腾讯的实习机会,可惜去得太晚,也没有搞好关键人物的关系,最终没有留下,这一直都是我的心病,往后的日子中一直努力,而且非常努力地,和每个接触到的人成为朋友。大四的开头是惨淡的日子,连续通宵复习,为几门功课的补考做准备,同时也错过一波大型互联网公司,一直在担心无法顺利毕业,直到拿到高数成绩,顺利飘过时才松了口气,努力真的是有回报的。接下来的日子里繁忙地寻找工作,面了美团,直接击沉;面了YY,找回了一些信心;投了新浪,由于系统没及时更新,笔试的机会都没拿到,最后过了房多多的笔试和面试。那个时候已经心如死灰了,只想找一家要自己的公司,搞笑的是,自己很长时间以来并没有认识到房多多是一家大型公司,如今房多多即将上市,老东家面临倒闭,同期的伙伴们早已陆续进了更大的公司,自己却在这时出来找工作,真是令人唏嘘。

在房多多的日子,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,同一级一起实习的伙伴,同一个组的同事,还有许多来来往往的,没过多久就离职的陌生人。那个时候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,让自己忙到忘记时间,从不拒绝任何人的请求,遇到有意思的人也可以聊上好几个小时,若不是最近看书,都没意识到自己以前的亚斯伯格综合征有多严重。那个时候心里仍旧装着大公司的情结,希望能到BAT或者风头正盛的创业公司工作,磨练技术,为开源运动贡献代码,做有意义的事情。但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在实习的时候,身边的同事就如同流水一样更迭,毕业后入职没多久,还发生了国家规整首付贷得事件,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也接二连三地离开,办公室变得越来越空旷。当同一组得朋友们也开始动身离开时,自己也按耐不住了,是继续机械性的维护工作,还是换一个能够学更多东西的工作?如果这样描述的话,很多情况下都会选后者,但换个角度,是选择在大公司的庇护下,相对安稳地度过步入社会的头几年,还是选择受可能让人崩溃的折磨,换取更多的经验?这些只有在反思的时候会考虑。

记得很久前看到过一个故事,一张世界地图的拼图背面是一个人像,把人拼对了,世界也就对了。做选择时,常常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偏向后者,选择信赖熟悉的人,并不能保证有良好的结果,同样,即使做了最合理的决定,也无法保证不会再次入坑。当所有人和业务都在向上发展时,进度会掩盖一切问题,而问题无法掩盖又得不到解决时,就会把所有人拖进泥潭,这个时候,与其后悔、犹豫,不如向前看。

在天泽的日子一开始并不是太差,熟悉的团队,熟悉的iOS,只是多了很多的自由,去承担责任的自由。长久以来折腾各家VPS的经验用在了运维与微服务上,看过的权威指南系列慢慢得到实践,关于TCP/IP与IM的开发经验用在了网关上,也不害怕操作服务端内存数据与执行事务了。离开前做了地磁数据采集器,使用与服务端开发同样的事件驱动模型,其中Unix的文件系统设计贯穿软硬件,让枯燥的日子有了很多乐趣。蜘蛛侠告诉人们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而现实却恰恰相反,责任越大,且可以承受住的话,能力才会越来越大。现在想想,毕业一年多的时间内,从App做到运维与服务端,然后从零开始接触物联网,接着从服务端做到硬件,经历过设备生产,而后出差施工三四个月,划泊位线、清车、打孔、接电线、用切割机……还一边写App和服务端。幸好年后开始对接设备,能继续写代码,不然真成包工头了。

在大多数人都脑袋疼的情况下,还能妥善解决问题的人就是有能力的人,当然其中情商的比重也不言而喻,否则会慢慢被塞上额外的责任,受期望的能力越大,摔倒的时候越疼。在广西,受了很多苦安装完检测设备,到验收时与自己的期望相差太远,崩溃过一次;在重庆,做了周密的计划,也是安装完设备,网关全部无法工作,又崩溃一次;新年、年后因为一些事情,接连崩溃。每次崩溃时都觉得这个世界不值得留恋,还有很多原地爆炸都解决不了的问题,撑过之后,遇事更淡定一些,但总觉得失去了热情,变得只在乎结果,让自己心安理得就罢。

得到然后失去,比从未得到更让人难过,现在做出自己的选择后,未来的目标也清晰了一些,可以稍微冷静点面试现实,准备回归刚刚实习与工作的状态。

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

Post navigatio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