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晚上回家的途中十分郁闷,相当抑郁,脑子里想着关于忧愁的诗词~李清照的《醉花阴.薄雾浓云愁永昼》,还在上学的时候都背过考过,只是当时脑子里想不起诗句了,在bing上查了下一句后,慢慢想起了整首词。
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透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昨晚背完后,感觉自己记忆力还行,高中后就没念古诗词了,现在能够记住的只有初中高中必备的古诗词。而早上看到同事在群里发的登山照片,才突然想起今天正好是重阳节,昨晚想起的《醉花阴》真的相当应景。

我的思维比正常人要活跃一点,特别是在寻找事物的关联性上,举一个无聊的例子,前一段时间朱自清的《背影》以及这几天看到的蟑螂爬跨栏杆的背影,总是一些无聊的事情,除此之外却什么都想不动。10月份快过去了,印象中没有写多少代码,而是在处理一些繁杂的事情,无数次在写代码时被打断,等问题搞定时,可能一天就过去了,或者一点也没有写代码的心情了。开发上的产出是可以详细评估的,而应对人和事的产出难以衡量,有时忙碌了一天,却觉得空虚。

硬件开发与软件开发一样,临近上线时,才会测试出更多的问题,目前作为半个硬件开发以及硬件测试,深切体会到硬件远比软件麻烦得多。硬件的研发测试周期长,投入巨大,除此外还有备货、生产、测试、部署、维护,每个环节一遇到问题就会让工期拖延,实实在在地消耗资源。当然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,最麻烦的是无法解决的问题,比如项目还有人。

停车相关的项目遍地开花,按照理论计算的收益可以让任何公司赚得盆满钵足,于是利益相关的公司都争先恐后地在全国各地抢占地盘。资本与关系都不够硬的公司最先死掉,除了财力和手腕强大的老板,普通人是无法触及的;设备过度依赖硬件提供商的公司第二个死掉,质量问题得依靠自己把关;最后死掉的则是运营能力不足的公司,因为要应付甲方,培养用户习惯,改变他们的思想才是最难的。除此之外,还有各种奇怪的死法,原因也许是来自贪婪的甲方,也许是不作为的项目当地负责人,或者是用户。所有死掉的公司所释放的资源会被下一家公司接管,如此循环,赢家只有甲方以及某个集齐资本、软硬件研发、运营优势的公司。

10月份接触了太多人,烦恼递增,回头想想一些问题都不是和我直接相关的,只是麻烦的事情会转移,最终都会有人来承担。但是遇到问题时不会总是一个人,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