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前言

今天是2020年02月29号,下一个02月29号,需要再等四年。

从年前到现在实在发生了太多东西,原本月初就打算动笔,但还是一步步推迟到了月底,想记录的事情有增无减。

这一个月是不平凡的一个月,这一年将是不平凡的一年。

希望记录下的这一切不会被忘记,希望下一篇日记会在瘟疫结束时落笔。

2. 时间线

2.1 2019-12-01-华南海鲜市场

风声鹤唳,但没有草木皆兵,只是推特上开始流传又有一个传染病要开始流行了,大家注意安全。

2.2 2019-12-31-豆瓣截图

2019年结束前,截图首先在豆瓣上流转开了,然后是推特,然后就是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事情。

经历过月初的波动,许多人都在讨论,无论是不是SARS,医药股应该要涨了,又是一波收割的机会,当时还在想是不是应该买一些基金和股票了。

有准备的人开始囤积物资,大多数看客还是在考虑过年的事情,每个人都在照常地生活着,而我则是埋头在工作中。只是接下来的日志里,每天都在被不安的情绪骚扰着,因为信息越来越多,有许多人奔赴武汉支援,也有许多人逃离中国,平静的水面下,暗流涌动。

2.3 2020-01-20~2020-01-21-新闻公布

2.3.1 第一天

早上

距离新年只有几天了,早早买好了车票,收拾了行囊,因为第二天就要回家了,1月20日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。

早上到达公司,无聊打开微博,这个时候已经正式公布了武汉肺炎的事情,并确定存在人传人现象,微博已经炸开锅了,再看下推特,也是一片混乱。

虽然心里有点慌,但我还是继续工作,微信群时不时传来一些消息,有两个朋友已经在网上订好口罩了。

中午

午休时继续看推特,之前的那些风吹草动的消息重新回到舞台,我在想要不要预定口罩的时候,京东上的口罩已经没货了。

下午还是正常地工作,想着明天要不要来一趟公司,下午该几点出发去动车站。

晚上

在公司里闷了一天没有太多具体的感受,但下班时公交车上已经有人戴上了口罩。

回到住的地方附近的药店,N95口罩已经抢光,医用口罩还有存储,剩下最多的是10个一袋的普通口罩。我买了四袋医用口罩,两袋普通口罩。

湖北的同事让我给他带两袋好的口罩,他回家时得经过武汉火车站,第二天必须去公司了。

2.3.2 第二天

  • 去公司的路上,公交车上的基本所有人都已经戴好口罩了。
  • 到公司时,大家还在讨论戴口罩确实难受,因为之前都没有戴过口罩,还有现在已经买不到口罩了。
  • 中午下班,准备回家收拾东西前,跟同事们互相道别注意安全,来年再见。
  • 下午搭上了回家的动车,一路上戴口罩的人三三两两。

这两天的时间给我最大的教训就是:在风暴来临时,除非官方正式公布,否则此前的所有新闻都是酝酿,所有的风声都是谣言,大多数人还是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,没有任何行动。处于风暴外的人没有行动也许还会安然无恙,而风暴中心的人都会被迫开始以生命进行一场赌博。

2.4 2020-01-23-武汉封城

封城前许多在武汉需要转车的车次已经被通知原路返回,在武汉需要停靠的车次一律直接过境,大家都在想接下来是不是要封城了。

风声走漏后,许多机警的本地居民开始谋划出城,后续的日子中那些点亮国内各个省份的患者,基本都是在这一时期出逃的,那些尚未成为疫区的省市有着充足的医疗资源,于个人而言,能够在这时出城,就多一份生存下去的希望,但这对于国家的疫情防控来说却是致命的。

离开武汉的通道完全关闭后,还停留在这个城市的人将经无数死亡的考验。

2.5 2020-01-24 -除夕

武汉的封城措施已经让当地人完全进入了警备状态,但是风暴外围的人们还是欢欢喜喜过大年。

微博和推特上讨论着官方应该取消春晚,再次正式发布警告,因为许多人还只是把肺炎当作一个容易治愈的普通疾病,基本没有防范意识。

老家的习俗是大年三十晚上去给过寿的老人们拜年,自己心里是完全不想去的,但习俗不可改,晚上跟着表哥走了四五家。因为今年禁止燃放鞭炮和烟花,一路上格外安静,只有过寿的人家门口稍显热闹。

晚上10点左右,县城的政府公众号发布消息,倡议大家居家隔离,减少外出。我意识到小县城的风暴要开始了。

从大年初一开始,谣言、辟谣、抢购、公示、封锁轮番上阵,传统节日包括从初三的过寿、初五的大年、初九的游灯等都被迫中止了,还有许许多多人的婚礼无限延期。

2.6 2020-02-02-返工

在家里过了一个安静又吵闹的新年,安静的是没有了烟花爆竹和串门,吵闹的是持续的谣言和辟谣。幸好小县城的动作很快,抓了一些造谣者后,无端生事的人就少了,各个超市及时补充了粮油米面,大年初一抢购物资的人们除了要解决一堆提前置办的年货外,又多了一堆大米和调味料无处安放。

因为口罩断货无法出门,年后一直居家关注着各种新闻,对于死亡人数和疫情的严重慢慢麻木,只相信真实情况远比官方统计的糟糕。

看着网上各个乡下村落矫枉过正的操作,各种查处和封锁,心里打定计划按时返工,避免到时因为封锁无法外出,大城市的响应会快一些,安保人员也不容易胡作非为。原本公司为了调整国家法定假期,已经在年前加班,预定2月3日上班,2月2日也是自己预定的返工日期。

2月2号的早上,带着一行李箱食物,搭上了预订的滴滴快车。从家里到动车站,一路无人。可能是自己来的太早,动车站进站后只有我一人在候车,接近发车点时,人流量陆陆续续开始增加,大多是上班族。

上车后一路睡到终点站,下车、上地铁、下地铁、步行到家,又回到了熟悉的日常。

2.7 2020-02-17-复工

返工后的头两天还可以到处溜达,但没过多久大城市开始了小区封闭隔离,老家也执行了封闭措施,没有返工的人这次是真的被困在县城里了。城里的小区也一样,人员实名登记、返工居家隔离、出入测试体温、远程办公,还有难度系数最大的,自己做饭,因为餐饮和外卖基本处于瘫痪状态。从回来到现在把米饭、面条、米粉、挂面、泡面吃了个遍,甚至自己买了一袋面粉做了手擀面。快递恢复后又买了蒸锅、烤箱和擀面杖,但有再多的工具,也无法减少准备一日三餐的工作量。做饭真的很辛苦。

复工的准备也一样艰巨,以至于公司一再延迟。幸好2号回来后就开始了远程办公,到17号复工时差不多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,可能我们还是最早复工的一批,因为其他园区都还处在封闭的状态,直到现在公寓里都还有人在远程办公。公司承包了上下班的拼车费用,每天准时上班、准时下班,回家准备晚饭、第二天的早饭、第二天的午饭……日子一天天过去,但疫情一点也没有好转。

病毒从武汉蔓延到了全国,又从国内蔓延到了国外,甚至已经出现了出口转内销的情况。这场战疫已经基本确定是持久战了。

3. 未来

从最初返工到现在,物资供应的恢复速度是肉眼可见的。消毒液和口罩从断货状态恢复,超市里抢空的货架也重新填满,粮油米面一直处于稳定供应的状态,只是大城市相比小县城更加依赖工业生产,生产一天不恢复,人们的生活就会停滞……例如之前公寓的电梯零件损坏,因为买不到零件而迟迟无法维修,所以自己每天都要爬十几层楼。

未来的日子应该也会是这样,伴随着疫情继续复工生产生活,每天都戴着口罩,直到所有的病例从世界上消除。